第2750章 官场凶险

作者:一路向西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官道红颜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第一名门:甜妻太傲娇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com ,最快更新权路风云最新章节!

    江小米的脸红到了极限,紧张的额头布满了细小的汗珠,那娇喘醉人的神态,总让张清扬想到别的什么事。

    “好了……好了……”江小米向后缩了缩身体,再被他揉下去,双腿就快站不起来了,她已经感觉下面潮乎乎的了。

    “好了,我们吃饭吧。”张清扬抽回手,也觉得尴尬。

    “我去把菜炒完。”

    “没事,够吃了……”

    “炒了吧,要不然也浪费了。”

    “好吧。”张清扬微微一笑。

    江小米再次出来时,两人已经隔着餐桌相视而坐了。张清扬望着餐桌上的美味,故意搓着双手说:“闻到香味就想吃了!”

    “呵呵,我也不经常做的,您就对付着吃点吧。”江小米有些紧张,一般情况下,女主人说自己做的菜不好吃,那是希望得到客人的夸奖。

    “谁说的,真香!”张清扬每道菜都偿了偿。

    “呵呵,您就会哄人家开心……”江小米流露出一些小女人的姿态。

    江小米平时在工作当中更像一位职业女性,只有在私下里才会这样,这种难得一见的风情让张清扬欢喜,他笑眯眯地看着她,并没有说话。

    江小米被看得不好意思,倒了两杯红酒,说道:“这是西北的红酒,偿偿吧。”

    “来,你陪我……”张清扬把杯举了起来。

    “我敬您……”

    “不要敬,今天我不是你的领导……你也不要老‘您您’的,听着好别扭啊……”张清扬笑道。

    江小米羞涩地点点头,既然不是领导,那是什么呢?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坐在一起吃饭,像不像男女朋友?想到这里,江小米的向体微微一颤,这种感觉也挺美妙的。

    两人边吃边聊,从工作聊到生活,张清扬也对江小米今后在西北的未来做了一翻设想。他说:“小米,你现在年纪还小,等老白的年纪到站后,你就可以接他的班,如果可以的话,然后再去正府那边任职。”

    江小米说:“那还远着呢,反正我就知道只要您在西北一天,我就不害怕。”

    “为什么害怕呢?你又不是腐败分子!”

    “呵呵,官场凶险啊!”江小米开了个玩笑。

    “是啊,官场凶险!”张清扬点点头,不禁触发了心事,回想起这些年的从政经历,有很多次都在悬崖边走过。

    “张書記,喝酒吧,不说这些。”

    “好,不说这些烦心的,今天晚上开心一点。”张清扬微微一笑。

    两人说得兴起,酒也没少喝,渐渐的江小米就有些发晕了。她揉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张書記,真是对不起,我可能有点喝多了。”

    “呵呵,那就不喝了,我也快饱了。”

    “那我给您盛碗饭?”

    “好的。”

    江小米走过去盛饭,不料经过张清扬身边时,或许是酒意发作,腿一软就倒在了张清扬怀里。

    “小米?”张清扬吓了一跳。

    “我没事,一不小心……”江小米挣扎着爬起来。

    张清扬让她坐在自己身边,说:“我来盛吧,你有点喝多了。”

    “真对不起,就我这样……还怎么陪客人啊……”江小米羞答答地说道。

    张清扬感觉她的状态不太对,还以为是太醉了,便笑道:“你还吃饭吗?”

    “我不吃,饱了……”江小米醉眼朦胧地说道。

    “那你先坐在沙发上……”

    张清扬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也没有了再吃下去的胃口,把餐桌简单收拾了,碗筷都放到了厨房的水槽中。

    等他再回到客厅里,发现江小米已经横卧在沙发上睡着了,大夏天穿得比较少,再加上醉后人事不知,这样一卧难免有所走光。

    张清扬看得有些血脉喷张,粉胸白腿,连黑色的底裤都露出了一点点,完全形成了半裸的状态。

    “小米?”张清扬走到近前,伸手把她抱起来换了一个舒服的睡姿。

    江小米没有答应,看样子睡得很沉。张清扬坐在她身边,看着她熟睡的模样不知如何是好。就这么呆呆地坐了一会儿,江小米的一条手臂垂到了地板上,内衣的肩带都滑了下来。

    “这个……”张清扬有些抓耳挠腮,她这模样实在是太性感了,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这样,自然不单喝醉了那么简单。该怎么呢?张清扬有些犹豫,他把江小米的手臂放回去,不料她的另一个长腿也耷拉在了地板上,两条腿分开很大,无疑更令人喷血。

    “小米……”张清扬抬手轻轻抚摸着她滚热的脸颊,试图把她唤醒。

    “嗯……”江小米在睡梦中应了一声,但并没有醒来。只是由于两人相隔太近,她的手臂一抬就落在了张清扬肩上,远看上去,仿佛她在抱着张清扬。

    张清扬一阵紧张,感觉她这样睡得不太舒服,也就顾不得衣不遮体的样子了,伸手把她贴胸抱起走向卧室。

    江小米虽然睡着了,但潜意识还是存在的,当人腾空的一瞬间,她的双臂紧紧勾住了张清扬的脖子。张清扬的手摸在她的臀下,那紧绷的弹力和爽滑的触感,让他渐渐把持不住了。

    走进卧室,张清扬把她放在床上,也不知道是因为她两条手臂的关系,还是自己也有点醉了,脚下一软,整个人压到了江小米的身上。

    “嗯……”江小米在睡梦中再次吟叫出声,双臂把他抱得更紧了。

    “小米……”张清扬感觉自己有点顶不住了,身下是她柔软的娇躯,一只手不偏不巧按在了江小米的身上。

    ······

    “啊……”江小米受不住他调逗的本事,渐渐吟出了声音。可说来也怪了,人却没有醒来。

    难道她在梦中和自己……张清扬不禁幻想起来,正当他要脱掉衣裤时,忽然听到外面有房门的声响,然后就有一个声音叫起来:“小米姐?小米姐?你在吗?屋里这么多酒味,是不是背着我找男人啦!”

    张清扬一听这熟悉的声音吓了一跳,立即从床上爬起来,不顾一切地扯被子盖住江小米的裸身,又紧张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装,然后详装安稳地走出了卧室。

    此时他没有注意到,江小米的眼睛似乎动了动,而且还拉了拉被角,随后又把被张清扬扔到一边的吊带睡裙拉进了被窝……

    “死丫头,你胡说什么啊!”张清扬关上房门说道。

    “啊……叔叔?”舒吉塔大惊,又瞧了瞧房门,“你和小米姐不会在……”

    “乱说话!”张清扬瞪了她一眼,“小米请我吃饭,她喝得有点多,我把她扶进去了。”

    “哦……”舒吉塔的小眼睛转了转,走到张清扬身边又转着他转了一圈,坏笑道:“你只是把她扶进去了?”

    “嗯……”

    “没做别的?”

    “你这脑子里在想什么呢!”张清扬拍了下她的头:“上哪儿去了?”

    “我和同事玩去了,正好在这附近,就想在这里睡了,没想到……没打扰你们吧?”

    “臭丫头,就拿我开玩笑!”张清扬翻着白眼,心里有了计较,指着卧室说:“我正愁没有人照顾她呢,刚要给你打电话!你回来的正好,你顾照她吧,我先回家了。”

    “这不好吧?”舒吉塔嘿嘿笑道。

    “有什么不好的?”

    “她不是请的你吗?万一明天早上醒来发现身边睡的是我,会不会很失望?”

    “你呀……什么都懂,就是不学好!”张清扬气得笑了,“叔叔在你眼里就是那种人?”

    “好了,那你回家吧,把她交给我了!”

    “那我走了,明天早上你和她说一下。”

    “嗯,没事了。”舒吉塔摆摆手:“真不好意思啊,打扰了!”

    张清扬不敢停留,转身就溜走了。

    “哼,装啥呀,衬衫的扣子都系错了!”舒吉塔在后面笑道。

    已经逃出门外的张清扬险些摔倒,立即关上了房门。

    “小米姐姐,让我来照顾你吧!”舒吉塔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去,只见江小米还在熟睡中,被子盖在身上,看样子也没什么异常。

    “小米姐,你醉啦?”舒吉塔坐在她身边,盯着她的脸问道。

    “唔……”江小米翻了个身,躲开她的审视。

    “醉的这么厉害?”舒吉塔嘴角笑了笑,伸手捏住被角,猛地掀开。

    “啊……”江小米哪能想到这是鬼丫头的计策,惊得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你干什么?”

    “哟,你不是醉了吗?不装睡啦?”舒吉塔怪笑道。

    “你才装睡呢!”江小米说完才醒悟过来,连忙又摆出醉酒的模样,捏着头说:“这酒不好,喝多了上头。对了,张書記走了?”

    “他刚走,你不知道吗?”

    “我刚才睡着了,还真不知道……”江小米打了个哈欠,“丫头,去给我倒杯水。”

    “等着!”

    舒吉塔给她倒了杯水拿回来,扶着她喝水,然后把被子扯掉了,笑道:“这是叔叔给你盖的?”

    “是吧……我不知道……”江小米脸色一红,躲闪着她的目光:“喝得酒太多了……”

    “哟……”舒吉塔打量着江小米身上那件性感的小吊带,伸手在她大腿上捏了一把:“打扮得这么性感,想勾引谁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