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指桑骂槐

作者:东郭老农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官道红颜带着满级帐号闯异界第一名门:甜妻太傲娇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com ,最快更新十里钢城:纵意人生最新章节!

    关山月带着三人下了楼,喊上司机去了食堂。陶国强去哪儿吃,吃什么都无所谓。宫蕊就是明着找茬儿,低声说:“真抠,就在厅食堂请客,还大老板呢!丢死人了。”

    宫蕊说话的声音很轻,恰好大家都能听到。别人见他俩见面就打,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关山月郁闷呀,但是自己是主人,应该尽好地主之谊,装做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说:“不好意思,穷山僻壤没好地方,慢待大家了。”宫蕊的小粉拳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但是不能露怂啊,一脸不屑地说:“惺惺作态!”

    这点小事就不能和她斗了,显得自己没水平,关山月装作没听到,把大家带进了食堂的单间。里面又是另一番景象,装修的富丽堂皇:水晶吊灯,红木地板,壁纸、挂画,一色的红木家具,让大家眼前一亮。

    不料宫蕊又嘲笑道:“你看你这装潢不伦不类,墙面地板是欧式风格,沙发、桌椅又是中式风格,真是没品味,让人见笑。”

    让她一说,再看还真是!关山月总在这儿吃饭,倒是没注意这些,这就叫熟视无睹吧。但是你一个客人呢总讽刺我干嘛?关山月忍不住又反击道:“宫警官对装修风格很有研究吗,是不是操持过几次装修,很有经验了?”

    女孩子搞什么装修呀?无非是婚房。还几次?你这不是骂人吗?骂人不带脏,算你狠!宫蕊装作没听懂,说:“我没经验,但是见得多了。像你这种人,好几房了还没经验就说不过去了,只能说农村的孩子没见识。”

    这次打个平手,关山月哈哈一笑,招呼大家坐好。宫蕊见桌上的餐具很新颖,密密麻麻的网状开片,或重叠犹如冰裂,或成细密小开片,乍一看以为是碗裂了。但是这几天和陶国强接触过后,对古玩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莫非是古玩或者仿古玩?再细看倒也有点儿美感。

    宫蕊正琢磨着再讽刺关山月一通,她的同事小张问道:“您这餐具是古玩?”关山月笑笑说:“不是古玩,但是是哥窑的产品。”宫蕊马上接话道:“附庸风雅,不伦不类。”

    关山月冤枉,我来之前人家就有了好不?但是已经被她损的没了脾气,所以也懒得解释了,爱干嘛就干嘛吧,又是一笑说道:“这大山里太偏僻,来一趟不容易,中午喝点酒?”宫蕊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假?陶专家不喝酒,我们执行公务,喝什么酒?”

    又被噎了,但是这点小事也不能翻脸呀,关山月说道:“今天到我这儿了,你就是客人,你怎么说咱怎么做,行不?”宫蕊说:“我哪敢?你不知道客随主便吗?”关山月快被她折磨疯了,恨不得抽她俩耳光,既然客随主便,那你胡说八道什么?当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看着关山月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紫的,宫蕊美极了,朱唇上翘,柳眉上扬,满脸都是笑意。脱下警帽,挂在衣帽钩上,乌黑的头发像瀑布一般泄了下来,当真是:“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宫蕊得意洋洋地坐回座位,关山月看得心里又痒又恨,这么漂亮,嘴巴咋就如此狠毒呢!反正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交集了,随你吧,今天让你过过瘾。

    菜很快上来了。关山月说:“天冷了,山沟里没什么好吃的,好歹不缺羊肉。昨天特地嘱咐他们去老乡家买的山羊,买了一头乳猪,不成敬意。”陶国强说:“你太客气了,这我们已经很感谢了。”

    宫蕊说道:“看到羊排我就想起一个人来,闲着没事我给大家讲讲我的见闻?”陶国强见她终于不和关山月斗了,舒了口气说:“说说?想必很有意思吧?”

    宫蕊还没开讲就是咯咯一笑,听得关山月心里一寒,估计不是好话!宫蕊说道:“夏天时,我一个姐妹请客,招待一个天津的钢厂老板。因为都是一堆老爷们,她就让我陪客,我知道她的顾忌,就给她壮胆去。”

    关山月心道:果然,她又要贬低人了。就听果宫蕊说:“吃了这顿饭,给我的感觉就是,搞钢铁的人就是神经病!哈哈,这话不对,关总,我没说你啊。”关山月打定了注意,你怎么讽刺我也不搭理你,装作没听懂,傻乎乎地说:“有时候我也有点神经。说说,我们同行怎么惹你不高兴了?我还挺好奇。”

    宫蕊笑笑说:“好在那天还有其他钢厂的几个副总,大家倒也文质彬彬。菜都上齐了还不开饭,我问闺蜜:还等人?闺蜜说,对,还等一个张老板。说话间雅间的门就推开了,大家回头一看,进来一个一米八的大胖子,更神奇的是他的装束,大家都猜猜他穿的什么?”

    大家不由得被她的话带了进去,大夏天的还能穿什么?关山月嘴贱,忍不住说道:“难道穿着棉袄棉裤?”大家一乐,没想到宫蕊笑得更欢,差点没笑出眼泪了。

    不过美女就有特权,一笑百媚,灿若梨花,银铃般的笑声让人听得心醉。关山月没有心醉,心想,又被她抓住话柄了,要不怎么笑的那么灿烂。

    就听宫蕊说:“我就说嘛,你们开钢厂的老板思维是相近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他穿的是不是棉裤我看不出来,因为他太胖了,据他说二百七十多斤。我见他穿的是电影里常演的国民党军官穿的那种吊带皮裤!像是刚从河里打渔回来!大家说,大夏天穿着皮裤,是不是神经病啊?”

    众人呵呵一笑。关山月心想,我以后把嘴堵上,你说啥我都不应了。宫蕊又说道:“还有奇葩的呢。这家伙进来时还提着一个饭盒,当时我心里就想,请你吃饭你还提着一个饭盒,什么意思啊?”

    大家一想,也是,真是神经病!小张问:“饭盒里装的什么呀?”宫蕊说:“一张饼,几叶生菜!他说:‘我要减肥,吃饭之前要先吃点儿生菜,吃点儿饼,然后再吃什么就不胖了。’接着,大家就看他风卷残云,一会儿就吃完了。

    奇葩不?这还不叫奇葩!他吃完了,大家开始吃饭喝酒,觥筹交错,热闹起来。桌子上有一盘羊排,看样子外焦里嫩,非常诱人。我本想着转到我这儿尝一口,谁知转眼就没了,竟然被他一个人吃光了!就这还减肥?”小张笑道:“人家不是说了吗?吃完生菜,吃完饼,再吃什么都不胖了。”

    宫蕊笑笑说:“够奇葩的了吧?不,这还不叫奇葩,更奇葩的还在后面。这家伙吃的肉多,身子又胖,一会儿就出了一身汗,空调都吹不灭他的热情。然后给他小马仔打电话:‘把车里的毛巾拿上来。’小马仔估计是飞着上来的,他说完话没有半分钟,小马仔就拿着毛巾上来了。你们猜怎么滴?”

    关山月心想,擦汗呗,还能怎么滴?但是说什么也不敢接话了。宫蕊见没人搭话,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说道:“这个奇葩的玩意儿,当众就把上衣脱了下来,光着个大膀子,露着一身肥猪肉,让他的小马仔给他擦后背。当时把我气的,真想上去抽他两耳光!什么素质?还是钢厂的大老板呢!从那以后,看到钢厂的老板我就厌恶。哦,关总也是钢厂的老板,别介意啊,我有心理阴影了,哈哈。”

    关山月想,得,又骂回来了!你这指桑骂槐、含沙射影的本事真不小!但是你也不能以点带面,把所有的钢厂老板都骂了呀?我们钢铁行业可是国家的支柱产业,为地方的GDP也算是做了不少贡献,怎么就都成了神经病?小娘皮,老子不和你一般见识!

    陶国强见关山月一脸尴尬,赶紧岔开话题说道:“关总这么喜欢官窑的瓷器,你不会有真品吧?”关山月心想,他和谢智关系那么好,这个便宜老丈人没准就把自己卖了,笑着说道:“和你在一起我怎么有点儿紧张呢?”

    陶国强哈哈一笑说道:“看来我这人真不受人欢迎哈!不过你放心,五大窑的宝贝虽是国之重器,但是咱的博物馆里都有,我不会逼着你上缴的。”关山月舒了口气说:“那我就放心了。那些宝贝还真有,谢叔都帮我鉴定了,不过遗憾的是没在这儿放着。”

    陶国强愣了一下:“那些宝贝?你有很多呀!”关山月扫了一眼宫蕊,心想,我就要让你羡慕嫉妒恨!低调的、装逼地说道:“很少,很少,五大窑的瓷器每种有一两个不等吧!”

    陶国强登时不淡定了,结结巴巴的说:“都是淘来的?”关山月说:“对,最便宜的是南宋官窑三足香炉,一千块钱在灵隐寺附近淘得;最贵的是一件汝窑的三足笔洗,一场意外,我赔了人家五百万,却得了一个汝瓷!”

    曹国强惊道:“一本万利呀,老谢没羡慕死?你还有什么宝贝?”关山月心想,田黄石之类的就别说了,太张扬,说道:“一般的我都卖了,开厂子需要钱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