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帝战结束

作者:老鹰吃小鸡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乡野大刁民最佳女婿神医枭妃重生修仙在都市神兵奶爸官道红颜第一名门:甜妻太傲娇绝品透视眼

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txt.com ,最快更新全球高武最新章节!

    寂。

    死寂。

    此刻的张涛,面色发白,身材不再高大,真的如同柔弱书生。

    说出的话,平平静静,毫无霸道可言。

    然而,这一刻,在场的强者,暗中的强者,听到此话的强者,无一例外,都是心绪起伏。

    新武人!

    也许,从今以后,真的要多一个新武人了。

    原本,在他们眼中,区区几十年,这算得上一个时代吗?

    神魔时代,历经无数岁月。

    宗派时代,诸帝崛起。

    镇星时代……镇天王一人盖压三界!

    新武……新武是什么?

    没有强者,没有底蕴,没有资源,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群泥腿子般的普通人。

    而今,这些蝼蚁当中,却是走出了张涛这样的人物!

    有这样的领袖在,新武,便可以称之为一个时代。

    新的时代!

    今日,张涛独领风骚。

    哪怕苍猫,也无法压下他的风头。

    苍猫的一些事,这些老古董清楚,不算意外。

    可新武领袖,此代人皇,不,也许称之为人王更合适,却是让众人心中震撼。

    杀帝级的强者,并非没有。

    可明知前路坎坷,还要一意孤行,在众人看来,这是取死之道。

    人王若是不杀太安,继续保持现在这样的战力,也许数年后还可争夺一番,未必无望。

    蛰伏!

    张涛若是选择蛰伏,没人会相信他有现在的实力,没人会怕他,也没人会太过在意他。

    就如黎渚,黎渚选择的便是此道。

    而张涛,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道。

    他选择了站了出来!

    他在,人类便强。

    谁敢欺,杀之!

    纵然与全天下为敌,又如何?

    纵然实力大损,又如何?

    在场众人,谁敢此刻搏杀他?

    他还有一战之力!

    以他的血性,战至最后,也许还能击杀一位帝尊,哪怕不能,也会让一些人重伤,错过接下来的大变。

    女性帝尊的一声“值得吗”,含义太多了。

    值得为了守护一群蝼蚁,放弃可能会夺到的皇道吗?

    值得为了一群蝼蚁,让自己实力大损,很可能躲不过未来的大劫吗?

    ……

    血雨,倾盆而下。

    千年岁月,再有帝尊陨落。

    太安天帝,刚出山,陨落当场。

    无声的死寂,持续了一段时间。

    瘦削老者看了张涛一眼,忽然轻笑一声,“武王……人王……有意思!老夫倒是小觑你了!罢了,今日老夫不再与你相争,千年来,你是继莫问剑之后,第二位让老夫认可的强者!”

    千年岁月,这世界,唯有莫问剑和张涛让这位古老帝尊认可了。

    实力的认可,地位的认可,不再俯视,不再倨傲。

    这样的强者,值得重视!

    说了一句,瘦削老者又淡笑道:“不过……武王,方平若是真的莫问剑……武王三思!此人未必就比吾等可靠。”

    丢下这话,老者破空而出,眨眼间消失。

    他一走,女性帝尊也平静道:“吾等也在争,争命!求活!莫问剑……此人未必求活,求死之心更重,武王,你若想护佑人间界,也许最该杀的便是此人!话已至此,本座也不愿再说,武王自思量!”

    音落,女性帝尊也是悄然消失。

    另一人,一言不发,看了一眼太安陨落之地,似笑非笑,留下不知意味的笑声,飘然离去。

    方平,归武王了。

    归这位屠帝的强者!

    归这位不惜死战,血战到底的强者。

    至于方平是不是莫问剑,张涛自己去思量,是的话,救了方平,未必就是好事。

    这些人纷纷离去,此地只剩下了命王几人。

    暗中的真王强者,此刻也有人开始离开。

    不过关于武王实力受损的消息,也会很快传播开。

    这位今日虽然斩杀了一位大帝,可实力受损之下,接下来恐怕也会有些麻烦,不过麻烦不会太大,在大变开启之前,大概也没人会愿意和他死命相搏。

    张涛,这时候几乎可以和寿命大限即将到来的龙变天帝相比了。

    命王这时候虽然只有一人,不过也不是太担忧,看向张涛,命王忽然笑道:“不若你我联手一次,本王助你恢复实力如何?”

    张涛淡淡道:“联手?你……不够资格!”

    命王轻笑道:“也许吧!不过你真觉得二王只会对神陆出手?你错了!武王,二王比你想象的更强,也更有算计!

    本王如今也知晓一些妖皇时期的绝密,昔年界域之地爆发大战,二王这样的妖皇余孽本是公敌,最终却是其他人死伤惨重,二王沉眠,你不会真以为是巧合吧?”

    张涛不语。

    命王轻笑一声,刚要离去,接着脸色一变,陡然看向南九域。

    张涛之前淡定自若,这时候也是脸色微变,嘴角一抽。

    你……真行!

    轰隆!

    一声撼天轰鸣响起!

    这一日的南九域,多灾多难,血雨还在,一座王城炸了!

    就在太安大帝陨落不久,王城炸了!

    张涛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干这事的,除了方平还有别人吗?

    这小子什么时候跑到巨柳城去了?

    他猜到方平趁乱跑了,还以为他回去了,没想到这家伙又去干大事了!

    张涛心中苦笑,差不多行了啊!

    真以为人类无敌了?

    现在人类强者,之所以让人忌惮,那是人人都表现出一副不要命,随时跟你干到底的姿态,这才让各方忌惮。

    那些老古董,都惜命。

    地窟这边,也是。

    可惜命,那是建立在现在,等到大乱一起,这些人能修炼到这个境界,也不是真的怕死到家了,那时候恐怕都是不要命的货色了。

    而且逼迫的太狠,也会让人类成为众矢之的的。

    “适可而止啊……你小子炸了一座王城就算了,今日把南九域弄灭了,接下来地窟强者还不跟你斗到底……”

    张涛心中想着,没有出声,好像很不在意。

    命王看了他一眼,面露淡漠之色,不再说话,破空而出。

    眨眼间,命王前行千里,手中抓着两人,破空而出,直奔御海山而去,没再管这边的事。

    张涛一直待在原地,也没去管那边的事。

    炸了一座王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他在这,刚屠帝,现在众人忌惮,也不会有真王掺和此事。

    屠帝之威,多少可以持续一段时间。

    张涛没管方平,看向公羽子,面露淡笑道:“多谢前辈今日援手。”

    “无妨。”

    公羽子面不改色,至于心中如何作想,无人知晓。

    “张某冒昧问一句,前辈近些年,可曾见过莫问剑?”

    “未曾。”

    “那张某再问一句,昔年,那株妖植,可是前辈赠予?”

    公羽子考虑片刻,缓缓道:“妖植来自帝坟,当年是巧合,也是你的缘分,算不上老夫赠予。”

    “不管如何,张涛还是要多谢前辈提携,若是无那株妖植,也没张涛今日,此为提携之恩。”

    张涛微微躬身,公羽子却是避让开了。

    “当不起,武王不必如此。”

    他能受张涛一拜,受不起人王一拜,也受不起屠帝强者这一拜。

    “这是其一,其二,前辈昔年送战王出山,战王守护人类三百载,此为人类大恩,张某替人类谢前辈难中援手之恩!”

    张涛又是躬身,公羽子再次避退。

    “加上今日,前辈救援方平,方平乃是人类最杰出的天骄,未来之希望,刚刚又出手援助,此为第三恩!”

    张涛再躬身。

    三次!

    三次,公羽子皆是避退。

    此刻,战王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张涛见公羽子避让三次,轻笑道:“三次恩情,张某铭记在心!人类虽弱,也知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新武人,虽是魔,也非魔。

    我辈武者,快意恩仇,有恩必报,有仇必报!

    张某今日自大一次,代新武人承诺,昔年,送强者出山守护人类的界域之地帝尊,新武人必以一命相报!

    前辈助张某一次,三恩,新武人以两命相报,张某也会报恩!”

    张涛说的清清楚楚,算的明明白白。

    受人恩惠,说的如此直白,并非张涛性格。

    可这一次,张涛真的说的极为清晰。

    一旁,战王脸色变幻了一下,看向公羽子,忽然长叹一声。

    恩是恩!

    仇是仇!

    这就是张涛的意思!

    我记恩,也记仇。

    三条命,张涛很狂,虽然没说出口,可意思明确,新武人类,饶公羽子三次,三次不杀他!

    三次之后,有仇报仇!

    其他界域之地,皆是如此。

    张涛不记这些帝尊的情分,他记的是那些镇星城绝巅的情分,哪怕杨家老祖,他也记下了。

    因为这些人,守护了人类三百年。

    没有他们,也许还有别人,也许镇天王还在……

    可那一切都是假设,张涛只知道华国有今日,13位镇星城绝巅功不可没。

    对面,公羽子脸色复杂,不再无动于衷。

    许久,嗟叹道:“昔年,恐怕谁也未曾想到,人间武者会有今日!诸皇算计,诸帝算计,算计众生,却是不曾包括人间武者……其实,都是巧合。”

    谁也不曾算计过人间界的武者!

    因为……他们是蝼蚁!

    至于受到了牵连,被人灭绝,那都是蝼蚁的命,强者不会多看一眼。

    谁也没想到,人间界如今居然能成为一方势力!

    至于镇天王,他算不上人间强者。

    镇星城的绝巅,有记忆的都算不上,可没记忆的,也许算得上。

    这些人,已经没有了算计,此刻,已经彻底成为了人间人。

    由武王为首,数位绝巅为辅,人间界虽弱,却也不可小觑,在各方当中,成为了不可忽视的一方。

    “张某知道。”

    张涛笑道:“有意也好,无意也罢。可数十亿生命,并非无足轻重。所以,新武人会争,挣扎到最后,挣扎到彻底绝灭之日!我们不甘心,所以我们有了新武!

    我们的天骄,一位位涌现,前辈看到了!

    我不管他们昔年是谁,我只知,今日他们是他们,是新武人,是我张涛为之骄傲的新武人!”

    “新武……张涛……”

    这一刻,公羽子轻声呢喃。

    我记下了!

    记下了这个属于你的时代,属于新武人的时代。

    这一刻,脑海中不由闪现出莫问剑的样子。

    和张涛渐渐有些重合,却是转瞬分离。

    有那么一刻,公羽子忽然觉得……自己那位为之骄傲一生的徒弟,也许真的不如张涛,不是实力,是别的。

    没人说过,宗派时代,属于莫问剑!

    哪怕他曾斩杀多位大帝!

    没人说过,莫问剑有资格代表一个时代,因为他的确没那个资格。

    强者,并不意味着一切。

    而张涛,有这个资格,哪怕此刻的他,如此孱弱。

    哪怕新武,依旧不够强大。

    张涛微微带笑,不再叙述,随手一招,海中,数十头漂浮的妖兽尸体落入手中,眨眼间消失。

    张涛做的极为自然,轻笑一声,破空消失。

    公羽子这一刻没有鄙夷,只有说不出的滋味。

    一群八九品妖兽的尸体……

    丢在眼前,他也不曾多看一眼。

    刚刚场中强者那么多,哪怕瘦削老者,这些妖族都是他麾下,他也未曾多看一眼。

    某位刚刚斩杀了大帝的强者,却是如同市侩商贾,临走之际,居然把这些都给带走了。

    小家子气吗?

    不!

    洒脱!

    “好一个武王,好一个新武!”

    公羽子陡然大笑一声,转瞬间消失在禁忌海中,却是有声音传来:

    “蒋天明,今日,老夫逐你出紫盖山!你无记忆,无紫盖山绝学,不为紫盖山门人!你为人间武者,从今以后,各安天命!”

    战王这一刻没有再骂,眼神复杂道:“我为人间武者,你为宗派领袖,公羽子,翌日相见,蒋某不会手下留情!”

    “哈哈哈,最好不过!”

    伴随此话,公羽子彻底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中,去了何地,无人可知。

    战王在原地伫立片刻,接着也是转瞬消失。

    今日,揭开了太多的谜团。

    今日,断了太多因果。

    也在今日,新武人类,正式进入了各方眼中,从此以后,新武人在各方眼中,不再是镇天王庇护的蝼蚁,他们有领袖——武王张涛。

    ……

    帝战,即将告一段落。

    之所以即将,因为苍猫那边还没结束。

    不过,也快了。

    水力丢下了上万斤血肉,遁逃了,龙帝要追杀,苍猫喊停了。

    按照苍猫的话来说:“不能杀呀,牛要养着吃肉的……”

    不能杀牛的!

    那头牛,都盯很久了。

    大狗很久以前就说要养着吃,可惜那时候这牛有主人,大狗也不是对手,只好先盯梢,等着日后下手。

    现在大狗没了,苍猫觉得还是有必要坚持大狗的养成计划的。

    大牛生小牛,小牛再生小牛,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以后可以经常吃牛肉了。

    水力跑了,大乌鸦可就惨了。

    苍猫觉得乌鸦肉难吃,加上对方霸占了它的钓鱼场所,还要欺负它,它很生气,让公涓子几人继续打它。

    一直把大乌鸦打的羽毛全部脱落,眼看着大乌鸦要拼死了,苍猫才喊停。

    龙帝几位还是差了点,大乌鸦也是全盛实力的帝级,真要拼死作战,未必可以全身而退。

    大乌鸦跑了,就在张涛这些人离开不久,这边的为吃而帝战,也告一段落。

    几人其实也无心追杀大乌鸦,公涓子身形缥缈,看向远处,那是刚刚太安陨落的地方。

    看了一会,公涓子叹道:“新武张涛!此人前些时日路过括苍山,老夫便知,此人非同一般!”

    “废话!”

    这时候,那位从禁区而来的魁梧老者,大笑道:“能斩帝,自然非同凡响!北海,你算明智,若是招惹此人,我看前些时日,陨落的便是你了!”

    说着,老者哈哈笑道:“也未必,苍帝在此,你命大,未必会死!”

    昔年,苍猫和莫问剑交好,和战王也不错。

    可选择睡觉的地方不是紫盖山,而是括苍山!

    苍猫说是为了吃的,自然不完全因此。

    按照那时候的情况,它应该留在紫盖山才是最合适的。

    可苍猫去了括苍山,老者觉得,就凭这个,公涓子也没那么容易死。

    龙帝此刻也缩小了身躯,陡然化为人形,也是魁梧无比,闻言笑道:“那倒也是,苍猫在,北海可没那么容易死,不过苍猫现在走了……呵呵,难说了!”

    苍猫眨巴着大眼睛,有些无辜,干嘛说我呀。

    本猫又不打架,假人皇要打死公涓子,它可不管的。

    牛肉到手了,苍猫也不愿意久留,继续骑乘着狡,拍打着狡,开口道:“公涓子,龙帝,那个谁,本猫走了呀,牛肉你们要吃吗?分你们一点?”

    它说着分,可完全没有分的意思。

    龙帝几人都是大笑!

    老者也是哭笑不得,也不计较它的“那个谁”,开口道:“苍帝,手中神器,还是尽量送出去吧!如今不比当年,大家都快疯了!

    你神器众多,天帝陨落,与你交好的几位帝尊,死的死,残的残……

    而今,也唯有吾等几人还有力一战了。

    昔年,通天锣一出,强者云集……而今……”

    老者有些伤感道:“通天锣出,也唯有吾等前来了!吾等也老了,残了,护不住你了……苍帝,多加小心,如今打你主意的人,恐怕不会少。”

    此话一出,龙帝和公涓子都是一脸沉默。

    他们老了,残了,不如当年了!

    天界覆灭后,天帝罩着苍猫。

    天帝死了没多久,各方大帝还在蛰伏间,苍猫找到了括苍山,找到了莫问剑,而且当年还有不少强者活着。

    可王战之地一战,苍猫交好的一些强者也死了。

    如今再次出山,通天锣出,来的强者只有三位。

    别人觉得震撼,这些人却是伤感。

    最为古老的龙帝,甚至有些痛惜,再也不复当年围攻极道天帝盛况了!

    极道天帝啊!

    昔年,通天锣一出,上百大帝,云集而来,好不猖狂,霸天帝,那也可一战!

    当然,那也是霸天帝好说话,大不了重伤,不至于杀了他们。

    可今日……战霸天帝?

    可笑!

    他们伤感,苍猫却是不以为意,猫脸带笑道:“没事呀!我只留下钓鱼竿就行了,其他的都可以借给别人呀,不过……本猫不怕的!”

    苍猫大尾巴摆动,喜笑颜开道:“本猫又认识了好多好多厉害的人呢,呀,还找到了大狗的后代,小狗呢!”

    苍猫说着,有些沮丧道:“可是小狗太弱了!”

    说着,大尾巴开始拍打狡。

    公涓子几人愣了一下,看向狡,这是……天帝后裔?

    不像啊!

    苍猫认错了吧?

    龙帝也是奇怪道:“天帝后裔?怎么会这么弱?”

    狡把脑袋埋在了海里,弱你大爷!

    本王九品境了!

    哪弱了!

    本王还是个孩子,很强大了好不好。

    龙帝几人观察了一阵,没再多说,后裔,大概也不是纯种了,恐怕不知道多少代了,若是嫡系后裔,那倒是值得重视。

    几人又看向方圆,微微蹙眉,太弱了!

    弱到他们吹口气,大概就能吹死。

    “苍帝,这是……”

    “哦,刷毛的呀!”

    苍猫理所当然道:“本猫的猫宫要建好了,建好了,她就是猫宫刷毛猫将了!”

    “咳咳!”

    几人都是轻咳一声,方圆一脸郁闷,刷毛猫将,什么鬼称呼?

    众人见苍猫好像不愿多说,也不再问。

    刷毛的……刷毛的一般都是有后台的,这点他们真知道。

    战王昔年刷毛,莫问剑是他的后台。

    在战王之前,其实还有一位。

    不过那是天界未覆灭时候的事了,太久远,众人也不说了。

    如今如此一位弱者,成了苍猫的刷毛将,这孩子难道是武王的后裔?

    众人看了一眼,苍猫却是不管他们了,拍打着狡道:“走了,小狗,回家吃牛肉了!”

    至于分牛肉的事,忘了。

    他们没说要,那就不分了。

    狡开始游动,迅速朝岸边游去。

    公涓子三位目送苍猫远去,许久,龙帝再次叹道:“苍帝还是这性子,早就该开辟自己的大道了,以苍帝的底蕴,一日成就帝尊,毫无难度,何必如此……”

    公涓子叹道:“它就这性子,也好,若不是如此,也许也落得个天帝下场!”

    说着,想了想低声道:“苍帝……如今还有护道人吗?”

    几人对视一眼,龙帝摇头道:“不知,恐怕苍帝自己都不知道,天界覆灭后,再也不曾见过那些人了。”

    “哎!”

    一声叹息,几人不再多说,各自离去,也没有聚一聚的心思。

    PS:这下真感冒了,鼻涕呼啦啦的,有点晕乎,争取三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